好詞分享:苦瓜 – 陳奕迅。黃偉文。

2011年第一炮,還是黃偉文,還是陳奕迅。我不愿相信樂壇除了林夕、黃偉文之外無他人,所以我寧可覺得是我自己太擇聽(取擇食之意),聽漏了而已。言歸正傳 – 陳奕迅的就快是上一張專輯的《Taste The Atmosphere》里的詞有的還好,但就是吸引不了我。《葉問風中轉》是很“抵死”,一貫林敏驄風格,可就是無厘頭了點。所以當這新的派臺歌一登場,我對它的期望直升百倍。果然不出所料是K歌一首,上一張迷你專輯的low K-ability(雖然我覺得《超錯》還蠻K的)應該被唱片公司施了不少壓吧。

這首全新的《苦瓜》(試聽請點擊 – 陳奕迅 – 苦瓜)的曲調實在熟口熟臉,感覺上有很重張敬軒的影子。而且發覺最近陳奕迅的K情歌的編曲都偏“輕”,多了很多吹奏樂器伴奏,《陀飛輪》如是(這首應該是keyboard),這首《苦瓜》如是,感覺不錯。

強點 – 歌詞描述先苦後甜的大道理,勸你將苦楚當作激勵,辛苦後的甘甜更值得回味。歌詞一貫wyman的簡潔且一針見血,可是這一針刺出來的傷口卻好像痊癒得很慢,久不久就疼一下,讓人回味無窮。

神來之筆 – I’m in awe of:

  • “青春的快餐只要求快不理哪一家 哪有玩味的空檔來欣賞細緻淡雅 到大悟大徹將虎嚥的昇華 等消化學沏茶 至共你覺得苦也不太差” – 好喜歡這一段chorus,用快餐和苦瓜做一個強烈對比,而當我們懂得平平靜靜地把忙碌的步伐停下,慢慢咀嚼曾經辛苦過的大半輩子,是否真的就會察覺,那些苦算不了什麼?
  • “珍惜淡定的心境 苦過後更加清” – 苦過後的心境更加淡定更加清,陳奕迅把這心境唱出來了。
  • “萬般過去亦無味但有領會留下” – 所得的領會抵得過無味的過去嗎?抵不過就白活了嗎?

有些評論說這首歌在描寫愛情,一萬個不同意,這是人生大道理。

陳奕迅 – 苦瓜

作曲/編曲:Kenix Cheang@Private Zoo
填詞:黃偉文
監製:舒文@Zoo Music

共你乾杯再舉箸 突然間相看莞爾 盤中透着那味兒
大概今生有些事 是提早都不可以 明白其妙處

就像你當日痛心她回絕一番美意
怎發現你從情劫亦能學懂開解與寬恕
也像我很糾結的公事 此際回頭看 原來並沒有事

真想不到當初我們也討厭吃苦瓜
今天竟吃得出那睿智愈來愈記掛
開始時捱一些苦 栽種絕處的花
幸得艱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

青春的快餐只要求快不理哪一家
哪有玩味的空檔來欣賞細緻淡雅
到大悟大徹將虎嚥的昇華 等消化學沏茶
至共你覺得苦也不太差

下半生竟再開學 入迷的終於醒覺 移走最後的死角
用痛苦烘托歡樂 讓餘甘彰顯險惡 如藝壇傑作

就像我一直聽香夭從未沾濕眼角
仔細地看神壇裡木紋甚麼精巧也不覺
卻在某蕭瑟晚秋深夜 忽爾明瞭了 而黃葉便碎落

真想不到當初我們也討厭吃苦瓜
今天竟吃得出那睿智愈來愈記掛
開始時捱一些苦 栽種絕處的花
幸得艱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

青春的快餐只要求快不理哪一家
哪有玩味的空檔來欣賞細緻淡雅
到大悟大徹將虎嚥的昇華 等消化學沏茶
至共你覺得苦也不太差

做人沒有苦澀可以嗎

真想不到當初我們也討厭吃苦瓜
當睇清世間所有定理又何用再怕
珍惜淡定的心境 苦過後更加清
萬般過去亦無味但有領會留下

今天先記得聽過人說這叫半生瓜
那意味着它的美年輕不會洞察嗎
到大悟大徹將一切都昇華 這一秒坐擁晚霞
我共你覺得苦也不太差

苦瓜 MV:

苦瓜幾正既Live:

在此也藉機分享《苦瓜》的改編詞《香蕉》另加搞怪MV,詞其實也改得不錯!:)

Advertisements

好詞分享:一絲不掛 – 陳奕迅。林夕。

很多朋友喜歡《陀飛輪》,但我個人認為黃偉文只維持一貫水準。而且這類意義非凡勸人珍惜光陰的詞自從古巨基的《愛得太遲》后,已見怪不怪了。這次要推薦的是我聽了好多遍才明白夕爺在寫什么的《一絲不掛》。歌名聽起來充滿想象空間,但竟然是述說著“藕斷絲連”的反義!雖然也是見怪不怪,但還是為夕爺的佛語似的歌詞動容。

強點 – 很有沖動要每一字每一句地去解釋我所了解歌詞的意思,但想想還是不要剝奪了讀者細讀的樂趣(有人真的會反復的聽嗎?)。歌詞像是佛經般地在描述被情人拋棄后想要一刀兩斷,卻無奈一顆心還想藕斷絲連的情節。整首詞的主軸在于一個“絲”字。兩人的關系像是一條絲搭在兩人身上,欲斷難斷。有時關系已不再(在),想要一絲不掛,但卻欲斷難斷在不甘心舍割 – 是否真的越戀愛越眷戀著束縛感?

神來之筆 – 應該是神來之詞,但還是選了幾句與君共勉之:

  • “不聚不散 只等你給另一對手擒獲 那時(以為)青絲 不會用上餘生來量度” – 我的持續遠距離關心,是希望你能找到下一個。那時我以為一下就好,我會放得開…
  • “但我拖著軀殼 發現沿途尋找的快樂 仍繫於你肩膊 或是其實在等我捨割 然後斷線風箏會直飛天國” – 一絲快樂還是繫在你身上,如果我割斷了,真的就會放的開,再尋找下一段快樂嗎?
  • “被你牽動思覺 最後誰願纏繞到天國 然後撕裂軀殼 欲斷難斷在 不甘心去捨割 難道愛本身可愛在於束縛” – 沒想到斬不斷就是斬不斷,難道在享受的是被愛束縛的感覺?

還得提一提Christopher Chak的曲,聽起來很flat,但是超難唱得好。不信試一下!

陳奕迅 – 一絲不掛

作曲:Christopher Chak
填詞:林夕
編曲:Gary Tong
監製:Alvin Leong

分手時內疚的你一轉臉 為日後不想有甚麼牽連
當我工作睡覺禱告娛樂那麼刻意過好每天 誰料你見鬆綁了又願見面

誰當初想擺脫被圍繞左右 過後誰人被遙控於世界盡頭
勒到呼吸困難才知變扯線木偶 這根線其實說到底 誰拿捏在手

不聚不散 只等你給另一對手擒獲
那時(以為)青絲 不會用上餘生來量度

但我拖著軀殼 發現沿途尋找的快樂
仍繫於你肩膊 或是其實在等我捨割 然後斷線風箏會直飛天國

這些年望你緊抱他出現 還憑何擔心再互相糾纏
給我找個伴侶找到留下你的足印也可發展 全為你背影逼我步步向前

如一根絲牽引著拾荒之路 結在喉嚨內痕癢得似有還無
為你安心我在微笑中想吐未吐 只想你和伴侶要好 才頑強病好

一直不覺 綑綁我的未可扣緊承諾
滿頭青絲 想到白了仍懶得脫落
被你牽動思覺 最後誰願纏繞到天國
然後撕裂軀殼 欲斷難斷在 不甘心去捨割 難道愛本身可愛在於束縛

無奈你我牽過手 沒繩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