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神奇女(男)俠

談了談臺灣的陳綺貞,不得不談一談香港的謝安琪。

認識謝安琪在于一首《愁人節》。與陳綺貞不同的是,我認識謝安琪于她未紅時,而認識陳綺貞于她成名后。與陳綺貞相同的是,謝安琪讓我認識了香港的獨立音樂,也讓我認識了她成功背后的一位音樂人 – 周博賢。謝安琪曾經說過 – 沒有周博賢就沒有謝安琪 – 雖然聽起來像是場面話,但是我深深了解周對謝的重要性。越聽謝的頭兩張專輯,越發覺得謝安琪天生的那一把好聲音在那兩張專輯里扮演的角色就僅僅是周博賢抒發自己思想·想法·情緒的傳播器而已。我不了解謝在那兩張專輯的參與性有多高,但是從周囊括了整張專輯的曲,詞,編曲,制作來看,我所言看來非虛。

不得不對周博賢說聲佩服。有如謝安琪所說 – 在一個充斥著過多泛濫偶像情歌的香港市場企圖推銷形象并不突出的謝安琪,再加上幾首“關懷社會”性質的主打歌 – 周博賢不如直接把錢丟入大海算了。可是,正正是這一柱新血讓人(至少我)眼前一亮。一首《愁人節》聽得我想立刻買幾件棉被送給流浪漢;一首《忘命之途》上·下集(下集為《后窗知己》)聽得我不敢開快車。周博賢的詞實在是可以和林夕一拼高低!

《Binary》應該是最近香港樂壇獨立音樂與商業音樂的最佳結合了。加入了新藝寶的謝安琪子彈充裕,找來了Eric Kwok,Cousin Fung, 黃偉文等等的加入,從而造就了謝成為2008年香港樂壇的大贏家。從電臺聽了《喜帖街》·《十字架》·《入型入格》再聽謝介紹Binary背后的意義后(每一首歌都有雙面意義,由一件平凡事物帶出一個message),便迫不及待地去買了專輯回來(找了五間唱片行才找到大馬版的,因為大馬版有《鐘無艷》《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也還好不枉費我找這專輯找得苦,除了旋律不討好的《如花》,過氣的《十優生》之外,其他的都值得一聽;尤其推薦批判八卦社會的《私隱線》,唱得入型入格的《入型入格》和超生活化的《港女的幸福星期日》。

逐漸商業化似乎是謝安琪唯一能向前(錢)邁進的一步棋。理所當然育有一兒的謝也會對家庭·生活負擔感到壓力(她在叱吒903頒獎禮上致謝時頭一句話就先謝謝周博賢在那一天發了薪金!)。然而趨向商業化是需要犧牲一些自我,也代表周博賢的影響力會大大的減低。雖然經過頭幾張專輯后,周似乎也遇到了一些瓶頸(有朋友說周博賢的曲風來來去去也就是那么樣),但是要改變也并非非要靠商業化不可。周博賢需要改變,但是謝安琪有必要嗎?謝的問題在于,脫離了周博賢后謝還剩下音樂上的自我嗎?謝安琪所需要的改變是應該著重于樹立一個周博彥-less的音樂風格,而本身并不是全創作型歌手的她可能還是需要仰賴于他人。

而謝安琪最新的派臺歌《祝英臺》正是商業化+周博賢的最佳例子 – 中國小品的曲+周式批判歧視女性的詞。我說,詞依然故我,可現在是09年了,還來中國風?

One thought on “雙面神奇女(男)俠

  1. Pingback: 好詞分享:后窗知己 – 謝安琪。周博賢。 « Z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